北京晨报新闻中心

小酌还是酒鬼 测测酒精依赖

外出应酬喝几杯好谈生意、公司派对上喝一杯缓解社交尴尬、同朋友聚会喝几杯增加兴致、悠闲地在家小酌一杯放松身心……我们耳濡目染后逐渐认同:喝酒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过,真的只是这样吗?酒精的真正问题在于它无处不在,而且我们通常不把它当成“问题”。我们不像对待烟瘾一样关注酒瘾,但它也会上瘾,甚至在我们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就发生了。

现状 人们酒量普遍增加

如果我们把视线带到美国,人们的饮酒量几乎都比10年前要大。近日,《美国医学会杂志·精神病学》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的饮酒人群只增加了11.2%,但是高危饮酒者却增加了30%,这类人会越来越依赖酒精。至于完全可以被诊断为酗酒的那类人,他们的人数增加了49.4%。该研究采用了一项大规模的长期调查,以了解饮酒率在这10年间是如何变化的,有超过36000人参与了该研究。

在所有群体中,女性的饮酒问题增长幅度最大。社会经济地位较低、年龄较大、种族或少数族裔的女性尤其如此。该研究的作者们写到,“构成了一场公共健康危机”。

在我国,酒类的消费与20年前相比有明显增加,此前有统计显示,中国人喝酒的地域差异也很明显,“酒量最高的省市”前十位分别是:山东、河北、江苏、河南、北京、辽宁、安徽、山西、吉林和湖北。其中,山东人在饮酒量上“拔得头筹”,日均饮酒中所含酒精为83.1毫升,相当于3.8两45度白酒或4瓶500毫升的瓶装啤酒。

警钟 酒瘾风险会传染

我们看到这些统计数据时很容易认为,这些令人不安的事实都是“别人家的事”:别人有酗酒问题,但我真的还好。也许你真的只是小酌怡情,但也有可能达到了酗酒级别而你却不自知。即使你对自己的自控力很有信心,了解一下什么属于酗酒总归是好的,顺便可以自测一下自己上瘾的风险是不是比别人高。

“就像患有糖尿病的人群应当了解他们面临的风险一样,那些有潜在酒瘾的人应当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精神病学教授马克·舒克特如此说道。

据了解,超过50%的酒瘾风险是遗传的,因此,如果你有一位近亲酗酒(特别是父母),那么你就更容易陷入麻烦。不过,遗传基因并不是唯一的风险因素,抑郁和其他心理健康状况让人更有可能寻求酒精的“帮助”,社交生活也是如此。另外,如果“老铁”或自己的伴侣酗酒,也有可能让人过度饮酒。酗酒不仅会导致高血压、肝硬化、抑郁,甚至会增加患癌症的风险。

标准 喝多少合适有标尺

酒精依赖不是取决于每周能喝多少杯,不过大多数人都希望有个“参考值”,就好像一把标尺,测测自己是否真的那么糟糕。事实上,这把尺子还算挺宽松的。

男性每天晚上应喝酒不超过4杯,每周不超过14杯。对于女性来说,通常是每晚不超过3杯,每周不超过7杯。如果经常超过这两个标准,就要对自己的问题引起重视了。该研究虽然没有注明是哪种酒类,但肯定不是中国人常喝的白酒。

既然有了大致的标准,饮酒习惯的不同也会造成差异。大多数喝酒的人有时候会借着兴致参加派对,偶尔“狂饮作乐”一下,例如灌下去三四杯鸡尾酒。或者你在好友的婚礼上又兴奋又感动地灌下去好几杯酒,醉得不行。这些都不会让人直接变成酒鬼。

界定酒精依赖和滥用的关键在于喝酒的规律。人们要注意的并不是你的酒量是否超过了那条线,而是你有多频繁超过那条线。

界定 怎样算是酒精依赖

临床医生会参照《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来诊断酒精中毒等失调症。该手册规范了每种精神疾病的症状,至少是所有被官方认可的症状,以便医生在准患者身上寻找蛛丝马迹。

1 有时候,你喝的比自己想象的要多,无论是数量上还是时间上 

2 你不止一次想要少喝点或者干脆不喝,也努力尝试过,不过都以失败告终 

3 你花在喝酒上的时间很长,感到不舒服或克服其他酒后“余波”的时间很长 

4 想喝酒想得太强烈,什么都不往脑子里去了

5 发现喝酒或醉酒后遗症常常影响到你照顾家庭,或者导致工作上出问题,或者学校里出问题

6 虽然给你的家人或者朋友带来麻烦,但你还是继续喝酒

7 为了喝酒,放弃或者缩减了那些对你来说很重要、很有趣、带给你快乐的活动

8 不止一次在喝酒时或酒后增加了自己受伤的几率(例如开车、游泳等)

9 尽管喝酒让你感到沮丧、焦虑,增加了另一种健康问题或者经历过“断篇儿”,你还是继续喝酒

10 为了达到你想要的“效果”,不得不喝的比以前更多,或者发现你平常喝的量已经达不到以前的“效果”了

11 你发现当酒精的作用消退后,你会出现一些脱瘾症状,例如失眠、颤抖、坐立不安、恶心、出汗、心跳加速或抽搐,或者感觉到不存在的东西

(结论:如果有上述两三个症状只构成轻度的酒精使用障碍,如果超过六个症状就算严重了。承认自己存在问题,并且让专业人士帮助你解决问题,是防止事情不受控的最佳做法)

数据 可怕的酒精

全世界每年因有害使用酒精导致330万例死亡,占所有死亡数的5.9%。 

有害使用酒精可能导致200多种疾病和损伤病症。 

在20至39岁这一年龄段,所有死亡者中约有25%因酒精造成。

利好 药物能抑制酒瘾

大多数人对于酒精的冲动渴望往往是在充满压力的一天后产生的,而研究人员认为,未来人们有可能抑制这一冲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的研究人员找到了一种现有药物,通过定位大脑的免疫系统减少人们对于酒精的渴望。

研究人员在小鼠身上测试了一种名为纳曲酮(Naltrexone)的药物,该药物在临床上主要用于麻醉药依赖和酒精中毒的治疗。纳曲酮可以与TLR4结合(TLR4是一种与酗酒相关的大脑受体),对其进行“封锁”,饮酒后不会再感觉到愉悦。研究人员发现,封锁这些免疫受体有助于降低非依赖性小鼠晚上饮酒的兴趣。 本版编译 陈小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