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晨报新闻中心

三里屯红馆围观《小狐狸》

第20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刚刚揭幕,三里屯红馆便连续三天上演了一部捷克作曲家雅纳切克的歌剧《小狐狸》,这也是北京国际音乐节“新锐之声”系列推出的第三部先锋歌剧作品。这并不是雅纳切克原版的《小狐狸》,而是被伦敦寂静歌剧团改编成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浸没式”歌剧。浸没式歌剧的表演区与观众区没有清晰的界线,看这样的演出就像是在街边看突然发生在你眼前的事情,你是旁观者,还有可能是参与者,“围观”,就有可能被“骚扰”,那个时刻,你就成为了故事中的参与者,也就是演员了。

2120401-01

2120437-01

红馆的《小狐狸》单场只能允许一百名观众,走进红馆每位观众都配发一个头戴式蓝牙立体声耳机,这部歌剧所有的声音、效果和音乐都是通过耳机来感受的。五个人的小乐队并不是雅纳切克歌剧《小狐狸》的标配乐队,他们其实是由音乐家担任的演员,真正的歌剧音乐是事先录制好通过控制台即时发送到每个人的耳机的,音响效果完全不同于通常在歌剧院面对舞台和乐池那种正面单向现场声的感受。小乐队在前厅的披头士并不仅仅是热场,它甚至就是歌剧“序曲”,离家出走的问题女孩——小狐狸,就在人群的纷乱中开始了求救呼喊,营救她的是酒吧老板,他带着小狐狸和观众来到他的酒吧。他用食物勾引小狐狸,而小狐狸也心领神会地用“色相”“勾引”酒吧老板以换取一块三明治……第一次听雅纳切克的歌剧音乐,简直太精彩了,有一种电影大片音乐和理查·施特劳斯音乐的华丽效果,但更加与故事、情境相交融……第三个场景是小狐狸逃离酒吧与街头流浪汉抢占地盘大获全胜,最终拥有了自己的“家”进而收获爱情进而怀孕……这个残败的街景与红馆外正在整修中的三里屯Village街道工地几乎一模一样,让人有一种忽然走到了大街上的恍惚……小狐狸最终被坏警察强杀,而不知真相的酒吧老板的心却无法再留在酒吧,而是游荡徘徊在小狐狸的“家”附近和无尽的寻找之中……

这部歌剧的故事和雅纳切克的音乐都异常的引人入胜,无论对于喜爱歌剧的观众还是完全没有接触过歌剧的观众,甚至是戏剧观众来讲,都是一次全新的带有巨大惊喜的体验。连续三天的演出只有区区的300观众,对于这只《小狐狸》来说,实在是有点儿太“不公平”了,北京国际音乐节一向是以在艺术高度上引领观众为己任,从去年开始开辟了这个新锐“跨界”的“新锐之声”系列,走进三里屯,与休闲购物的人群“为伍”,它更应该是一个开放式的“驻节”戏剧,吸引更多的年轻人以此为时尚追求,去年的多媒体歌剧《湮灭》和近乎于戏剧的莫扎特歌剧《唐璜》都极具个性、思想性和新奇、新鲜度,而这次的《小狐狸》又在音响上做出大文章,让人大开眼界。从这两届的“新锐之声”的走向看,今后的北京国际音乐节新锐之声”将会渐趋强大,最终与传统的经典比肩成为北京国际音乐节的两大支柱,人们将看到越来越多的经典音乐歌剧艺术以鲜活的时代气息和“变身”,活跃在21世纪我们的身边。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李澄 文并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