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晨报新闻中心

从交通的视角看亚洲史

“宫崎市定博士涉猎广博,而不局限于东洋史的专业范畴。正因如此,博士独具慧眼,指出欧洲、中国、西亚这三个世界分别存在着共通的文艺复兴现象。其高论激起的波浪,开启了后来者的思路。”这是日本学者吉川幸次郎对著名历史学家宫崎市定的评价。

宫崎市定从1944年起任京都大学文学部教授,曾荣获有“汉学界诺贝尔奖”之称的法国儒莲奖,并获日本学士院奖和文化功劳者奖章,被认为是“京都学派”第二代代表人物和集大成者。

宫崎市定对中国学的很多领域,包括社会结构、政治体制、经济形态、权力关系、政府组织等方面均有独到的研究。在日本和国际汉学界,他的著述被广为阅读和频繁引用。司马辽太郎、谷沢永一、向井敏、松本清张、米长邦雄等史学界之外的著名日本作家,都是宫崎市定的书迷。而他执笔的面对一般读者的史学概论书,在日本广为畅销。

东洋史学者吉川忠夫曾评价宫崎“始终是一位自由人”,这里的“自由”无疑包含着学术研究的自由。面对学界的通说和定论,宫崎总能大胆提出质疑,并通过缜密的论证推出自己的观点。除去前文提到的殷墟所在和两个宋江等问题外,对《史记·货殖列传》的全新解读可谓宫崎的得意之作。《货殖列传》中有“牛蹄角千”的说法,牛有二角四蹄,故而学界历来将这句话理解为一千除以六,也就是一百六十七头牛。宫崎则犀利指出这种带有余数的算法不合常理,进而独具匠心地揭示出其中的奥秘:牛是偶蹄类动物,蹄足一分为二。换言之,一头牛应具有两个角和八个蹄,“牛蹄角千”其实是一百头牛的意思。借助这一“魔法般的技艺”,《货殖列传》的一大难题得到了完美的解决。

《亚洲史概说》(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一书原是宫崎市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完成的旧稿,最早由人文书林出版,正编和续编于1947年和1948年相继问世,并引起了日本学界的重视和讨论。1973年,该书由学生社再版,作者在旧版的基础上增加了“现代亚洲史”一章。

作者在书中提出“西亚文明东流论”,并开辟了“亚洲史”这一全新的领域。本书涵盖了东亚的中华文明、西亚文明、印度的梵文文明以及日本文明,着重考察各文明之间的交流与联系,通过交通线的转移和变化,揭示文明兴衰与时代演进的历史大势。

本书最值得重视的特点在于,作者认为,不仅是在有史之后,人类从史前时代开始就已经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并在联系中发展至今。因此,不仅亚洲是一体的,世界也是一体的,地球上的人类都是一体的。这是支撑这部作品的重要理念及历史观,或可称之为“交通史观”。

本书在方法层面无疑达到了前无古人的水平,这一点颇值得人们敬佩……这是一部从政治、民族、文化等角度加以综合的、具有独特体系的独一无二的概论作品,是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名著。

  陈妙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