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晨报新闻中心

郑旭映:打金银器的手工匠

以前只知道有铁匠铺,原来也有打金银的铺子,铺主人还是个老太太。您瞧,这位60多岁的郑旭映就是皇宫技艺——蒙镶的传人,俗话说,打金银器的。

上世纪70年代,很多老技艺恢复生产和经营。郑旭映1971年进入北京金属工艺品厂蒙镶车间工作,16岁的她迎面撞见两个80多岁的老先生,一位是康文生,人家是蒙镶技艺的第三代传人;一位是郝宝祥,人家是前清宫造办处金银作蒙镶高手。虽然两位先生太老了,教的时间不长,架不住郑旭映勤奋,短时间内得到了大师真传。

咱说“打金银器”,实际上把这门技术说小了,蒙镶是先用金或银把东西打出来,然后再镶嵌玉石、象牙等宝物,这技艺是掐丝与景泰蓝的前身,就是说掐丝和景泰蓝制作是从蒙镶发展而来的。据说,有钱的蒙古妇女很在意头上的装饰,恨不得把所有的细软都顶在脑袋上。人们评价蒙古族妇女头饰是“高度艺术化的贵重材料组合”。看来,蒙镶技艺的诞生和发展就源于女人的臭美、男人的嘚瑟。

传到宫里,这门艺术就登峰造极了。据说,连皇帝用的尿盆、痰盂都是金银器打制的。可惜,物极必衰。现如今谁还自己打造痰盂,谁又能用金盆洗手呀,这个行当让郑旭映继承下来,也注定要从她这儿“玩儿完”了。

这就是让她最着急的地方——没有徒弟。这活太累,有美术功底,有雕刻功底,有镶嵌技术,还得有一把子力气。为怕扰民,郑旭映躲在被窝里,拿着锤子叮叮当当的凿,让她妈发现了,老太太心疼得眼泪都掉下来了:“说是蒙镶,听着好听,原来就是个打铁的。”“妈,这刚是第一步,后面我还得镶嵌宝石呢!好看着呢。”

1996年,在师傅病重退出的情况下,郑旭映用1年时间,制作出巨型金属雕錾工艺品《圆明园海晏堂》,获得了季羡林、吴良镛、单士元等艺术巨匠的认可。

日前,在天桥艺术中心的北京市非遗设计大赛闭幕式上,年过六旬的郑旭映还在推销她的技艺。这一套茶具是纯银打造,尤其是那个茶壶,是用一整张的银片一点点打制出来的。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崔红 文并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