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晨报新闻中心

《同光十三绝》到底是真是假?

 

哪来的《同光十三绝》画像?

颜长珂

所谓“同光十三绝”画像,是一件人们熟悉的戏剧文物了。画中程长庚等著名京昆演员形象各具神态,实属难能可贵。在《中国京剧百科全书》编辑部召开的一次座谈会上,却听几位老先生说,这画是《三六九画报》朱复昌等人仿照“京腔十三绝”以沈蓉圃戏画中的人物拼凑而成的。碍于人际关系等原因,当时一些知情人没有公开揭露。将错就错,以致流传至今。对我来说,确是闻所未闻。图中十三个人物,分别是程长庚饰《群英会》鲁肃,卢胜奎饰《空城计》(或《战北原》)诸葛亮,张胜奎饰《一捧雪》莫成,杨月楼饰《四郎探母》杨延辉,徐小香饰《群英会》周瑜,谭鑫培饰《恶虎村》黄天霸,梅巧玲饰《雁门关》(或《四郎探母》)萧太后,朱桂芬饰《玉簪记·琴挑》陈妙常,时小福饰《桑园会》罗敷,余紫云饰《彩楼记》王宝钏,郝兰田饰《钓金龟》康氏,杨鸣玉饰《思志诚》明天亮,刘赶三饰《探亲家》乡下妈妈。其中涉及的这些戏画,虽难一一过目,但从《中国京剧艺术图册》中收录的沈蓉圃所绘《群英会》、《探亲家》来看,所谓“同光十三绝”中程长庚(饰鲁肃)、刘赶三(饰向下妈妈)的形象,确与戏画毫无二致。上述老先生的谈话,应是可信的了。

所谓“同光十三绝”画像长丈余。1943年,由进化社朱复昌(书绅)缩小影印,附刊《同光朝名伶十三绝传略》,由其主持的“三六九画报社”发行的。其来历,据称系“客岁”“得珍迹于故家”。在此之前,从未有人发现或记载。京腔盛行时,北京廊坊头条胡同“诚一斋南纸店”曾请画师贺世魁绘制十三位著名京腔演员图像,悬挂门前,招徕顾客。《都市纪略·翰墨门》曾有记载。1900年毁于八国联军入侵。光绪二年二月初七(1876年3月2日),上海《申报》有篇题为《图绘伶论》的文章中讲到:“惟方学圃画铺门前,旧悬一额,以作招徕者,上绘弋腔班中十三名脚,各着登场冠服,无不酷肖其人,为道光间内廷供奉贺世魁笔也。去腊,方铺于旧额之下,新增一额,绘时下名脚五人:小生徐小香作周公瑾装束,老生张喜儿着武乡侯巾服,花旦范松林,正旦时小福,丑脚刘赶三,皆各作登场模样。惟小香、松林尤为酷似,真可谓传神之笔。”可知在1875 年,倒是有过一幅画着徐小香、张喜儿、范松林、时小福、刘赶三可谓“五绝”图的悬挂在方学圃画铺门前,可惜未能传世,也许是同样毁于八国联军战火中了。至少在这个时候,还没有“同光十三绝”这幅画。

在《同光朝名伶十三绝传略》书中,有一些京剧界人士的题词或题咏。他们有些可能是知道内情的。现在看来,所题文字似堪玩味。如梅兰芳题词,谈的是自己曾广为搜藏沈蓉圃戏画及“同光以来名宿照片”:“沈君蓉圃所绘《思志诚》剧画像,先大父及徐小香、杨鸣玉、朱莲芬、时小福、刘赶三、余紫云诸先生共二十余人,均为当时名彦,向藏余家。以有关国剧史乘,适余创立国剧学会,即以陈诸会中,所以垂久远而示来前也。厥后陆续征求,复得程长庚、徐小香两公之《镇潭州》暨先大父《四郎探母》画像,均为沈君所绘。同时又旁博采同光以来之名宿照片若干幅,悉归国剧学会保存。”这幅“同光十三绝”图,他却是第一次看到。景孤血《题十三绝图咏》中,有首诗的注文写道:“二十年前,有人在城南游艺园举办‘名伶遗物展览会’,胪列遗物珍品甚多,然亦未见有着此图之岿然巨观也。”总之,对他们说来,这幅图画也是前所未见的。是否弦外有音,就难说了。

所谓“同光十三绝”,并不能完全代表同治、光绪时期北京舞台上最为杰出的演员,其中甚至没有一个花脸演员,名实不尽相符。但图中人物形象都是取自沈蓉圃画作,仍然值得珍惜。而且,这些画作大都是人们不容易看得到的。所附《同光朝名伶十三绝传略》自然也有其史料价值。图画的真伪则易澄清。这篇短文,本不应由我来写。只因有关京剧史乘,便略陈数语,就正于高明。

(发表在2000年4月3日《戏剧电影报·梨园周刊》)

沈蓉圃先生绘《群英会》程长庚饰鲁肃、徐小香饰周瑜、卢胜奎饰诸葛亮

话说《同光十三绝》

作者:姚保瑄

(姚保瑄先生系已故梅兰芳剧团团长姚玉芙的儿子、王瑶卿先生的外甥)

晚清沈蓉圃所绘《同光十三绝》为研究京剧史提供了有力的资料。说起此画,我和它还有过一段缘分。

那是40年代的一天晚上,北京大马神庙28号北院王瑶老先生的家里高朋满座。8点左右,集粹山房的周殿侯夹着一卷画走了进来,王瑶老笑问道:"殿侯到此来一定有什么事吧?"周殿侯说:"最近得到一幅画,上面画的戏装人物,有人说是晚清沈蓉圃画的《同光十三绝》,落款确是沈蓉圃,不知画的都是谁。"王瑶老这时看了我一眼,我马上就明白了,立即走上前去拽住画的一边。每次看画,这个活儿都是我的。

"中间的这位是徐小香扮的周瑜,文武昆乱不挡……"把徐小香介绍一番后,瑶老又谈起了程长庚。这时瑶老的一个徒弟指着画上说,那是《四郎探母》的杨延辉,瑶老听后含笑点了点头:"这是杨月楼扮的,他是杨小楼的父亲。"那个徒弟自以为得意地指着画上说:"那不是杨小楼的黄天霸吗?"王瑶老瞪了他一眼:"你看他像杨小楼吗?那时候杨小楼还够不上呢,那是谭鑫培,老谭早年唱武生,后来才改的老生。"

我身旁的一位指着画上的刘赶三故意问我扮的是什么戏。"是《探亲家》,您别考我了,这也是我们王家门的戏。"王瑶老点点头:"刘赶三演的《探亲家》也是一绝。"说罢,指着画上画的一位老旦问我:"你知道是谁吗?"我摇摇头,瑶老接着说:"他是你的外老祖(外曾祖父),你七姥姥的父亲,我的老爷(外祖父)郝兰田。"

这时一位才拜师不久的女弟子指着画上的梅巧玲说:"瞧!那不是《四郎探母》的萧太后?"瑶老哼了一声:"你也就知道《四郎探母》,这位是梅巧玲,是梅兰芳的祖父,是《雁门关》里的萧太后。当年四喜班唱的是《雁门关》,后来才有的《四郎探母》。"

王瑶老把图中13位老前辈一一做了介绍,这时《三六九画报》的朱复昌进来了。瑶老对朱说:"你来的正好,这张画你买下来吧!"朱同意,当场与周殿侯讲妥400元。朱复昌买了此画后,又请13位老前辈的后代为前辈写了小传;他把《同光十三绝》彩色缩印后,加上《十三绝小传》一起随《三六九画报》出售。

北京解放后,梅兰芳先生自上海来北京参加第一届文代会时,王瑶老向他提到朱复昌愿卖《同光十三绝》,梅先生就将此画买了下来,妥为珍藏。梅先生去世后,这幅画就献给了国家。

(摘自 原《戏剧电影报》)

沈容圃先生绘刘赶三、李宝琴《探亲家》

京昆研究家朱复先生疑《同光十三绝》为伪作的证据

1,同治、光绪年间资料,无人提起有“同光十三绝”事。

2,其后直到民国年间资料,也没有相关说法。

3,名伶程砚秋民国间主编《剧学月刊》杂志,介绍所谓“十三绝”诸伶,并未提及“同光十三绝”的说法。

4,所谓“十三绝”诸伶的后人,如梅氏、谭氏等,多有绍其祖业者,从未有人提过祖上名列“同光十三绝”。

5,该说法和相关资料首次面世,是在北京沦陷时期,朱书绅主编伪《369画报》时期推出的,所推出者为印刷品,尺幅一尺二乘以四尺,印刷精美,非当时中国的印刷水平所能办,朱先生疑有日人之力。同时推出的还有诸伶传略。这个印刷品朱先生曾在曲家翁偶虹先生处见过。但所谓《同光十三绝》的原作,至今从来没有人见过。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